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文章正文
勞務派遣、勞務外包的涉稅風險分析
作者:123456    發布于:2021-10-28 20:07:08    文字:【】【】【

勞務派遣、勞務外包的涉稅風險分析 


一、勞務派遣、勞務外包的定義

財稅【2016】第47號《關于進一步明確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有關勞務派遣服務、收費公路通行費抵扣等政策的通知》對勞務派遣服務的定義,是指勞務派遣公司為了滿足用工單位對于各類靈活用工的需求,將員工派遣至用工單位,接受用工單位管理并為其工作的服務。

勞務外包是指企業將公司內的部分業務或職能工作內容發包給相關的機構,由其自行安排人員按照企業的要求完成相應的業務或職能工作內容。勞務外包其實是一個大概念,在財稅【201636號文附注也找不到對應的稅目,如何看一種勞務外包屬于哪個稅目應根據不同的外包業務的要求。勞務外包如果是發包給建安行業,實質就是建筑勞務分包,那么這樣就按照建筑業稅率9%/3%計稅。如果是勞務外包給機械加工,那就是屬于外協外擴,按照加工修理修配稅率13%計稅。其他的勞動力外包就屬于人力資源服務稅目下,按照6%計稅。

 

二、勞務派遣、勞務外包的區別

勞務外包和勞務派遣又不同,勞務派遣提供派遣工,而勞務分包提供的是針對某個相對獨立項目的全部勞務服務。

對勞務派遣而言,只提供約定數量的派遣工,派遣工完成工作量的多少與勞務派遣公司不相關;對勞務分包而言,發包方需要的是分包公司為自己完成約定的“工作量”,至于承包方使用多少勞動力與發包單位沒有實質關系。

勞務派遣簽訂的是勞務派遣合同,結算方式是工作人數乘單價;勞務分包簽訂的是勞務分包合同,結算方式是工作完成量乘單價。

 

三、勞務派遣、勞務外包中可能涉及的稅收風險

例一:A保安服務有限公司20216月收到稅務部門關于企業財務數據異常的稅收風險提示,要求企業針對2018-2019企業所得稅稅負異常、個人所得稅申報異常等情況做出說明。

企業背景:

A保安服務有限公司于200759日成立,注冊資本1001萬元,經營范圍:門衛、巡邏、守護(不含武裝守護)、區域秩序維護等保安服務;清潔服務;停車場管理服務。

A公司實屬勞務派遣企業,主要為各企業提供保安勞務人員,主營業務收入為保安人員工資和管理費(10%左右),由于用工成本逐年增長,企業實際利潤低。主營業務成本為保安人員工資、獎金、服裝與安保設備成本、商業保險等。工資收入通過個人所得稅個稅系統按月申報。公司實際毛利率不高,低于服務行業及物業管理行業平均水平。

財稅[2016]68號第四條規定:納稅人提供安全保護服務,比照勞務派遣服務政策執行。自20165月營改增以來,A公司選擇差額納稅,以取得的全部價款和價外費用,扣除代用工單位支付給勞務派遣員工的工資、福利和為其辦理社會保險及住房公積金后的余額為銷售額,按照簡易計稅方法依5%的征收率計算繳納增值稅。

A公司風險疑點審核分析

1、服務類行業通用風險模型 2019年企業所得稅稅負異常

   經審核,A公司2019年度營業收入57,799,505.11元,其中差額部分收入49,817,816.02元,管理費與保潔服務收入7,981,689.09元,納稅調整后所得額513,539.71元,以總收入作為依據,納稅調整后應稅所得率為0.89%,但以管理費與保潔服務收入作為依據,納稅調整后應稅所得率為6.43%,遠低于物業管理行業所得稅稅負率預警值19.82%。因此物業管理行業該項指標不適用衡量A公司的納稅調整后應稅所得率指標,建議與勞務派遣行業相關指標進行比對。

 

220184季度差額扣除數據異常

經審核,A公司20184季度開具安全保護服務收入(含稅)1490.80萬元,其中管理費收入326.56萬元,代用工單位支付給勞務派遣員工的工資、福利、社保、公積金收入1164.24萬元,差額扣除部分-工資及社保等與系統扣除金額1,164.24萬元一致,未見異常。

 

32019年應納稅額減征額填報金額異常

經審核,A公司2019年增值稅應納稅額減征額19,780.00元,分別為20198月申報增值稅稅控系統技術維護費用抵減增值稅稅額280.00元,201912月申報企業招用退役士兵扣減增值稅優惠19,500.00元(月/750.00元,4人共26個月)。

 

42019年個人所得稅扣繳義務人申報工資薪金總額小于企業所得稅匯繳列支工資總額風險指標

     經審核,A公司2019年申報工資薪金個人所得比與工資薪金稅收金額少47,049,802.18元,原因為公司僅對管理層人員申報工資薪金個人所得稅,其余人員因未達到個稅起征點未申報工資薪金個人所得稅,應補申報個人所得稅應稅收入。(附2019年各月員工考勤記錄表、工資發放表、個稅申報明細表)

 

5、企業一類人員未進行全員全額申報個人所得稅風險指標。在2019年扣繳個人所得稅報告表中未見財務負責人名稱陳玉梅,證件號320602********2022進行全員全額個人所得稅申報。是否存在少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風險。

經核查,2019A公司由無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代理記賬,財務負責人陳玉梅是隸屬于無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的員工,因此A公司未對其進行全員全額個人所得稅申報。

 

例二:B建筑安裝服務有限公司于2021年年初收到稅務部門關于企業財務數據異常的稅收風險提示,要求企業針對2018-2019年應納稅所得率偏低、增值稅稅負較高等情況做出說明。

企業背景:B建筑安裝服務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經營范圍為建筑工程施工;水暖設備的安裝;建筑勞務分包。該公司已取得市行政審批局頒發的建筑業企業資質證書。資質類別及等級:施工勞務不分等級;建筑工程施工總承包三級;模板腳手架專業承包不分等級。

B公司實屬勞務分包企業,且公司主要營業收入基本為外地項目。由于用工成本逐年增長,項目分布廣,各地稅收略有差距,實際利潤低。B公司主要為建筑企業提供勞務人員,按實際發生的勞務工資加上工程管理費(收入額的0.5%-1%不等)確認分包收入,公司的主營業務收入為純粹的施工勞務分包收入,不含建筑材料及輔料收入。主營業務成本均為分包的建筑勞務工資支出(工地農民工工資),工資收入通過個人所得稅個稅系統按月申報。

B公司風險疑點審核分析

1、個人所得稅申報工資收入很多為5000

經核查,除少部分5000元申報工資為實際發放的工資外,其余大部分是由于公司前期有很多核定征收的外地工程項目,個稅已在當地核定征收,當時需要進行個稅申報,公司財務人員經咨詢后了解已核定征收的個稅無法進行抵扣,所以全部按5000元的金額進行申報。后期經咨詢核定征收項目可以不申報,已經全部更正申報。

 

22019年個人所得稅扣繳義務人申報工資薪金總額小于企業所得稅匯繳列支工資總額

經核查,B公司是建筑安裝服務公司,因工程所涉及的地區較廣泛,有市外、省內、省外,個人所得稅申報分別有:企業所在地個稅查賬征收,外地個人所得稅查賬征收,外地個人所得稅核定征收這三種形式。風險描述個人所得稅稅收金額:24939.46萬元,疑點差額分析:①、企業所在地個人所得稅查賬征收6020.15萬元(附2019年全年個稅系統申報匯總表)②、外地個人所得稅查賬征收(外地項目在工程所在地進行扣繳個人所得稅工資收入)19,106,949.00元(附各地月度查賬征收明細表)③、外地個人所得稅核定征收(外地項目在工程所在地按開票金額一次性核定征收個人所得稅)17072.83萬元(附2019年按開票收入征收明細清單),合計申報個人所得稅收入額:25003.67萬元。

 

32019主營業務收入與印花稅核定征收計稅依據比對少繳印花稅

經核查,B公司2019年營業收入252,042,432.00,印花稅分項目所在地外地繳納和注冊所在地繳納二部分:①項目所在地計稅依據(合同金額)178,671,489.00乘以0.8,繳納印花稅42,881.20元;②注冊所在地計稅依據(合同金額)73,370,943.00乘以0.8,繳納印花稅17,609.00元,經審核比對,未少繳印花稅。

 

4、2019年建筑業應納稅所得額占營業收入比例異常

經核查,2019B公司應納稅所得額占營業收入比例異常,原因是B公司實屬建筑安裝服務企業,主要為建筑企業提供勞務人員,按實際發生的勞務工資加上工程管理費確認分包收入,營業成本主要組成為工地農民工工資,外地項目占公司主要營業收入,建筑服務業資質方面要求高,各項目工程必須配備各類專業人員,工資成本上漲,同行業競爭異常激烈,利潤偏低。實際毛利率不高,低于建筑安裝行業平均水平,因此建筑業指標不適用衡量B公司的應納稅所得率,建議與建筑勞務分包行業相關指標進行比對。

 

5、增值稅稅負偏高

經核查,由于B公司簡易計稅項目占營業額比例較大(87.18%-96.88%),故日常費用取得的均為增值稅普通發票,2019年和2020年均未抵扣進項稅金,因此公司增值稅稅負較高。

 

綜合上述分析,建議企業先分清自己所屬的行業類別,遵循現有的各項國家財政稅收政策,進一步規范完善財務核算,才能避免企業陷入不必要的稅收風險的困擾。

作者: 大公稅務師事務所鑒證一部 李蕾

轉自:江蘇公勤會計師事務所

腳注信息
滇ICP備:10201594號   版權所有:云南永盛集團
亚洲一卡2卡三卡4卡国产-日产中文字乱码入口-日产中文字乱码免费观看